<span id="z5r9v"><video id="z5r9v"><span id="z5r9v"></span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z5r9v"></span><span id="z5r9v"><dl id="z5r9v"><ruby id="z5r9v"></ruby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z5r9v"></strike>
<span id="z5r9v"><i id="z5r9v"><ruby id="z5r9v"></ruby></i></span>
<ruby id="z5r9v"><dl id="z5r9v"></dl></ruby>
<strike id="z5r9v"><dl id="z5r9v"><ruby id="z5r9v"></ruby></dl></strike><span id="z5r9v"><dl id="z5r9v"><strike id="z5r9v"></strike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z5r9v"></strike>
蘇州峻德信息

挑剔的客戶是最好的老師

轉載: 微信公眾號 敏捷之美

時間:2022-05-20

在日常工作中,我們常常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客戶,挑剔的客戶往往會讓人覺得頭疼。但是,這種十分嚴苛挑剔的客戶,如果他很專業、很認真,也許就是我們最好的老師。給你痛苦多的人,往往會讓你進步很快,當然,他必須是專業、嚴謹的挑剔。

D是一家外資公司的項目對接人,公司主做廠房搭建、建筑設計,在中國區有分支機構和業務。H是在3年前進入項目的,負責軟件外包業務中PPCS系統的開發,這部分主要是宏觀的項目管控,另一部分EMP系統因為涉及不同的工程工地,更瑣碎一些,目前由他的同事Y負責,而D就是客戶方的外包項目負責人。

卡時間、卡質量、卡需求的大魔王

D是一位中年美國人,但不像平時我們常見的“老外”那么紳士、友好、禮貌,他的特點用H的話來說就是“對工作極度認真,特別執著,異常嚴格,不妥協,不通融。”這種軟硬不吃,對人對己標準都很高,凡事只認自己認為對的“死理”并堅決貫徹的工作狂,在職場上往往是令人聞風喪膽的“大魔王”。這種人一般擁有極高的專業能力,他們的目標是超越同行的,行為準則是不近人情的。

三年前,H剛來的時候,就聽說在他之前已經換了5、6個開發工程師了,原因就是他們不能讓D滿意。而D當初也找過別的軟件外包公司,最后還是回頭來找峻德,“那時候倒不是因為我們做得多么好,而是以他的標準,對我們雖然不滿意,但至少還在接受范圍內,其他家可能差得更離譜。他找不到性價比比我們更好的選擇了?!盌究竟有多嚴苛呢,可以概括為三個緊箍咒:卡時間,卡質量,卡需求。

一、卡時間

在D的要求下,敏捷開發是必須的!項目始終嚴格堅持一周一迭代的速度。而且對版本提交時間的要求非常精準。H說,最早的時候,一周5天,D要求每周五下午3點前必須“交作業”,因為他自己是5點半下班,他要求自己每周最后一個工作日的晚6點準時發布新版本的代碼,所以,要求H他們必須3點前交,并反復強調“晚1分鐘都不行”!

“一周5天工作日,至少有0.5天要商討一下本周做啥,完成哪些優先級的任務;最后至少需要1天來完成測試,那么滿打滿算留給開發的時間只有3.5天?!盚說,“要在3.5天內完成所有既定任務本來就很緊張了,這還是沒有任何突發事件和意外情況的理想狀態,而很少有哪一周沒有任何臨時插隊的意外情況,所以,那時候我們加班是家常便飯?!?

后來活兒多,人也多了,實在不好控制,D才把“交作業”的時間順延到每周五24小時內都可以。而這只是讓H他們的加班更加常態化而已?!澳菚r候天天真跟打杖一樣?!盚感慨道。

二、卡質量

如果說D對時間的要求是精確,那他對代碼質量的要求就稱得上苛刻了?!八麑Υa質量的要求可以說是我們壓力的核心?!盚說。D要求H他們提交的代碼絕對不能有錯,必須一遍過,如果不行,就立刻問責。而且,他還要求代碼必須簡潔、干凈,不許有錯別字,不允許有任何重復,更不能有任何bug,否則“零容忍”!

所以到后來,H他們干活兒都找技術最好的開發工程師,因為如果代碼質量達不到D的要求,后果會夢魘一樣讓人無法承受。

三、卡需求

D講需求,基本上就是一句話,無論口頭還是文字,都異常簡潔,一方面因為他的個性,一方面他也確實非常非常忙,所以格外講求效率?!八皇遣荒軠贤?,不讓提問,只是有一定的限度?!盚說,“如果你的問題很初級或不專業或離題太遠……他被問煩了,他輕則閉嘴不理你,重則找“組織”抱怨、投訴,絕不會不了了之?!币灾劣陧椖恐衅谶M組的一些新成員,好幾個僅因為不能理解需求,提問太多被投訴,沒人能獨立扛下D交待的需求,都要靠“資深”的H從中協調、翻譯、斡旋。

因此,可以想見當初H和Y他們工作的日常是怎樣的“魔鬼訓練營”:首先你要準確而迅速地了解D簡潔表述的需求;其次你要做得快,按時交作業;第三你還要做得好,不能出錯!這三個“緊箍咒”是同時套在頭上的,孫悟空才只有一個而已!

無論誰能同時做到這三點,無疑都是干活兒多快好省的業界精英了。所以,實際情況是,項目組里來來去去很多人,大多數都是不堪忍受,自己走的。只有H和Y一直留了下來。

無差別對待的大魔王

無論任何事,D只認他自己的規則和想法,永遠不會適應你,包容你,理解你,體諒你。如果你的想法和他的有沖突,想說服他,那你要有充足的理由、耐心和技巧。盡管贏面很小,也并非沒有機會,“最后只要他說‘that's fine for now’,就算是最大的認可了?!盚說,“一起共事這么長時間,從沒見他明確主動表揚過誰的工作,無論口頭還是文字。他不懟人就是‘天下太平’了。偶爾有幾次對個別工作細節的肯定,一只手都數得過來。沉默已是他最大的贊許?!?

H還記得在進組的初期,當時有段時間短暫地和其他外包團隊協同工作。友商團隊里有位女工程師,最后被D懟到懷疑人生,覺得自己不是做程序員的料,直接辭職轉行賣保險了。

組里另一位女工程師,很快被D懟到抑郁,以至H每天都要花時間充當她的情緒“垃圾筒”……她離職還給H發了一封長長的郵件來宣泄心中的憤懣。

這樣的案例不一而足。很多人最受不了D的,就是在他的“緊箍咒”下,當你覺得自己已經竭盡全力,足夠努力,做得足夠好了,可到他這里,都還不夠,仍舊很認真的挑錯、指責……沒有肯定就罷了,當人拼盡全力,得到還全是否定,一般人都熬不住,長此以往,除了崩潰就是離開。

這樣的“大魔王”是壞嗎?是從壓榨別人中取樂嗎?不是的,他是真誠的,他只是萬事較真兒,認死理罷了。他不只是對合作伙伴狠,而是對誰都狠,對自己也一樣,無差別對待。人都是情感動物,罕有人天生冷血。站在D的立場上,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極度理性,極度認真,缺乏共情能力和“人之常情”的孤獨的工作狂。他讓別人不舒服,難道他自己就舒服嗎?未必。他就是這樣一個人罷了。

在大魔王的歷練中成長

D這么容易制造“低氣壓”和“負能量”,簡直是“心靈雞湯”文中指明要“逃離”的人,大多數人也確實這么做了??蒆他們是憑借什么力量一路堅持下來的呢?

H略帶自嘲地說:“可能我有什么特殊體質吧,在遇到D之前,我的上一任老板也是這類人,比D更甚。所以我的抗壓能力可能比較強吧?!?

我問H,除了抗壓能力強之外,在與D的相處中,他還有什么心得?畢竟“大魔王”太難搞了,天天戴著三個“緊箍咒”,干活兒要多快好省,一般人光靠“忍耐”是難以為繼的。

他說他從D身上學到的就是做任何事一定要認真,高標準,嚴要求,盡心盡力做好,做完。雖然過程很痛苦,但痛苦的時候往往是你提高最快的時候。經過三年“魔鬼訓練營”的歷練,H已經從年輕的程序員成長為能夠獨擋一面的資深人士。他自己說,前兩年天天像打仗,現在的工作狀態已經“比較舒服”了。

原來,去年,D申請調離了中國區,客戶項目EMP部分負責人換成了一位比較和藹的印度人,而PPCS這部分,D離開時推薦H作為直接負責人,全權接手他的工作。這樣的信任和托付,對于“沉默即是贊許”的大魔王來說,簡直是無聲的最高褒獎,絕對的殊榮??!

“其實,D做事很有原則,有底線,他只是對工作過度認真,過于執著地堅持己見,他從來是就事論事,不會人身攻擊什么的?!盚說,“后來磨合久了,我越來越了解他的思路和行為習慣,很多事就好理解,也好化解了。他并不是‘沒有感情的工作機器’,他只是感性區間比一般人窄罷了。一旦你明白他的思路和原則,知道他感性的點在哪里,溝通就不那么難了?!?

H舉例說明:“還在磨合期的時候,確實發生過他腦子里想的是A方案,交待、溝通后,我們做出來的是B的情況,那是最讓他火大的,直接爆‘雷’……但后面磨合多了,我越來越懂他了,無論是需求溝通、日常交流,還是突發狀況處理,我都會充當他和其他團隊成員之間的‘緩沖器’、‘翻譯機’,這樣基本在我這里就能過濾掉一大半問題,工作協調、推進就順利多了。即便預估到一些問題,我會提前‘頂雷’先告之他,后面的‘處罰’也會輕一些?!?

“我發現跟他溝通是有技巧可循的”,H補充道,“就是得順著毛捋,你得先給他降火(緩解情緒),先表達對他意見的正確理解和肯定,然后再有理有據地展開討論,這樣他相對比較容易接受。因為他懂開發,懂業務,經驗豐富,所以直覺很敏銳,簡言之就是挑毛病特別準,特別靈。但他畢竟不是專業的程序員,對于開發的解決方案,并不是他所有意見都是正確的,只要方法正確,說服他并不是沒可能?!?

因為前面基礎打得好,現在H每天的工作基本常規化,突發狀況很少了,每周只要到上??蛻艄抉v場工作一兩天,其余時間都可以在家SOHO,一切自己安排。

其實,在軟件開發過程中,我們常常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客戶,雖然遇到“大魔王”的幾率不高,但“難搞”的、“不討喜”的人也是有的。無論多挑剔的客戶,只要是專業的、認真的,峻德信息的程序員都能用專業的技術、充分的耐心和業務能力“搞定”。

在峻德,很多優秀的敏捷工程師、項目經理、產品經理,他們的閃光點都不僅僅在技術,更重要的是在理念、在心態、在情商,在“軟”實力。H的抗壓能力強也許跟他的個人經歷有關,但透過“大魔王”的表象看到D單純的本質,學習他的優點,逐漸了解進而理解他,協調他和團隊成員之間的關系,保障項目順利推進,最終獲得他的信任,這絕對是H自帶的“調優功能”,也許這就是H自身升值最大的潛力所在。

下一篇:從外協轉變為“技術權威”和“系統之魂”

挑剔的客戶是最好的老師

挑剔的客戶是最好的老師

在日常工作中,我們常常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客戶,挑剔的客戶往往會讓人覺得頭疼。但是,這種十分嚴苛挑剔的客戶,如果他很專業、很認真,也許就是我們最好的老師。給你痛苦多的人,往往會讓你進步很快,當然,他必須是專業、嚴謹的挑剔。

D是一家外資公司的項目對接人,公司主做廠房搭建、建筑設計,在中國區有分支機構和業務。H是在3年前進入項目的,負責軟件外包業務中PPCS系統的開發,這部分主要是宏觀的項目管控,另一部分EMP系統因為涉及不同的工程工地,更瑣碎一些,目前由他的同事Y負責,而D就是客戶方的外包項目負責人。

卡時間、卡質量、卡需求的大魔王

D是一位中年美國人,但不像平時我們常見的“老外”那么紳士、友好、禮貌,他的特點用H的話來說就是“對工作極度認真,特別執著,異常嚴格,不妥協,不通融。”這種軟硬不吃,對人對己標準都很高,凡事只認自己認為對的“死理”并堅決貫徹的工作狂,在職場上往往是令人聞風喪膽的“大魔王”。這種人一般擁有極高的專業能力,他們的目標是超越同行的,行為準則是不近人情的。

三年前,H剛來的時候,就聽說在他之前已經換了5、6個開發工程師了,原因就是他們不能讓D滿意。而D當初也找過別的軟件外包公司,最后還是回頭來找峻德,“那時候倒不是因為我們做得多么好,而是以他的標準,對我們雖然不滿意,但至少還在接受范圍內,其他家可能差得更離譜。他找不到性價比比我們更好的選擇了?!盌究竟有多嚴苛呢,可以概括為三個緊箍咒:卡時間,卡質量,卡需求。

一、卡時間

在D的要求下,敏捷開發是必須的!項目始終嚴格堅持一周一迭代的速度。而且對版本提交時間的要求非常精準。H說,最早的時候,一周5天,D要求每周五下午3點前必須“交作業”,因為他自己是5點半下班,他要求自己每周最后一個工作日的晚6點準時發布新版本的代碼,所以,要求H他們必須3點前交,并反復強調“晚1分鐘都不行”!

“一周5天工作日,至少有0.5天要商討一下本周做啥,完成哪些優先級的任務;最后至少需要1天來完成測試,那么滿打滿算留給開發的時間只有3.5天?!盚說,“要在3.5天內完成所有既定任務本來就很緊張了,這還是沒有任何突發事件和意外情況的理想狀態,而很少有哪一周沒有任何臨時插隊的意外情況,所以,那時候我們加班是家常便飯?!?

后來活兒多,人也多了,實在不好控制,D才把“交作業”的時間順延到每周五24小時內都可以。而這只是讓H他們的加班更加常態化而已?!澳菚r候天天真跟打杖一樣?!盚感慨道。

二、卡質量

如果說D對時間的要求是精確,那他對代碼質量的要求就稱得上苛刻了?!八麑Υa質量的要求可以說是我們壓力的核心?!盚說。D要求H他們提交的代碼絕對不能有錯,必須一遍過,如果不行,就立刻問責。而且,他還要求代碼必須簡潔、干凈,不許有錯別字,不允許有任何重復,更不能有任何bug,否則“零容忍”!

所以到后來,H他們干活兒都找技術最好的開發工程師,因為如果代碼質量達不到D的要求,后果會夢魘一樣讓人無法承受。

三、卡需求

D講需求,基本上就是一句話,無論口頭還是文字,都異常簡潔,一方面因為他的個性,一方面他也確實非常非常忙,所以格外講求效率?!八皇遣荒軠贤?,不讓提問,只是有一定的限度?!盚說,“如果你的問題很初級或不專業或離題太遠……他被問煩了,他輕則閉嘴不理你,重則找“組織”抱怨、投訴,絕不會不了了之?!币灾劣陧椖恐衅谶M組的一些新成員,好幾個僅因為不能理解需求,提問太多被投訴,沒人能獨立扛下D交待的需求,都要靠“資深”的H從中協調、翻譯、斡旋。

因此,可以想見當初H和Y他們工作的日常是怎樣的“魔鬼訓練營”:首先你要準確而迅速地了解D簡潔表述的需求;其次你要做得快,按時交作業;第三你還要做得好,不能出錯!這三個“緊箍咒”是同時套在頭上的,孫悟空才只有一個而已!

無論誰能同時做到這三點,無疑都是干活兒多快好省的業界精英了。所以,實際情況是,項目組里來來去去很多人,大多數都是不堪忍受,自己走的。只有H和Y一直留了下來。

無差別對待的大魔王

無論任何事,D只認他自己的規則和想法,永遠不會適應你,包容你,理解你,體諒你。如果你的想法和他的有沖突,想說服他,那你要有充足的理由、耐心和技巧。盡管贏面很小,也并非沒有機會,“最后只要他說‘that's fine for now’,就算是最大的認可了?!盚說,“一起共事這么長時間,從沒見他明確主動表揚過誰的工作,無論口頭還是文字。他不懟人就是‘天下太平’了。偶爾有幾次對個別工作細節的肯定,一只手都數得過來。沉默已是他最大的贊許?!?

H還記得在進組的初期,當時有段時間短暫地和其他外包團隊協同工作。友商團隊里有位女工程師,最后被D懟到懷疑人生,覺得自己不是做程序員的料,直接辭職轉行賣保險了。

組里另一位女工程師,很快被D懟到抑郁,以至H每天都要花時間充當她的情緒“垃圾筒”……她離職還給H發了一封長長的郵件來宣泄心中的憤懣。

這樣的案例不一而足。很多人最受不了D的,就是在他的“緊箍咒”下,當你覺得自己已經竭盡全力,足夠努力,做得足夠好了,可到他這里,都還不夠,仍舊很認真的挑錯、指責……沒有肯定就罷了,當人拼盡全力,得到還全是否定,一般人都熬不住,長此以往,除了崩潰就是離開。

這樣的“大魔王”是壞嗎?是從壓榨別人中取樂嗎?不是的,他是真誠的,他只是萬事較真兒,認死理罷了。他不只是對合作伙伴狠,而是對誰都狠,對自己也一樣,無差別對待。人都是情感動物,罕有人天生冷血。站在D的立場上,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極度理性,極度認真,缺乏共情能力和“人之常情”的孤獨的工作狂。他讓別人不舒服,難道他自己就舒服嗎?未必。他就是這樣一個人罷了。

在大魔王的歷練中成長

D這么容易制造“低氣壓”和“負能量”,簡直是“心靈雞湯”文中指明要“逃離”的人,大多數人也確實這么做了??蒆他們是憑借什么力量一路堅持下來的呢?

H略帶自嘲地說:“可能我有什么特殊體質吧,在遇到D之前,我的上一任老板也是這類人,比D更甚。所以我的抗壓能力可能比較強吧?!?

我問H,除了抗壓能力強之外,在與D的相處中,他還有什么心得?畢竟“大魔王”太難搞了,天天戴著三個“緊箍咒”,干活兒要多快好省,一般人光靠“忍耐”是難以為繼的。

他說他從D身上學到的就是做任何事一定要認真,高標準,嚴要求,盡心盡力做好,做完。雖然過程很痛苦,但痛苦的時候往往是你提高最快的時候。經過三年“魔鬼訓練營”的歷練,H已經從年輕的程序員成長為能夠獨擋一面的資深人士。他自己說,前兩年天天像打仗,現在的工作狀態已經“比較舒服”了。

原來,去年,D申請調離了中國區,客戶項目EMP部分負責人換成了一位比較和藹的印度人,而PPCS這部分,D離開時推薦H作為直接負責人,全權接手他的工作。這樣的信任和托付,對于“沉默即是贊許”的大魔王來說,簡直是無聲的最高褒獎,絕對的殊榮??!

“其實,D做事很有原則,有底線,他只是對工作過度認真,過于執著地堅持己見,他從來是就事論事,不會人身攻擊什么的?!盚說,“后來磨合久了,我越來越了解他的思路和行為習慣,很多事就好理解,也好化解了。他并不是‘沒有感情的工作機器’,他只是感性區間比一般人窄罷了。一旦你明白他的思路和原則,知道他感性的點在哪里,溝通就不那么難了?!?

H舉例說明:“還在磨合期的時候,確實發生過他腦子里想的是A方案,交待、溝通后,我們做出來的是B的情況,那是最讓他火大的,直接爆‘雷’……但后面磨合多了,我越來越懂他了,無論是需求溝通、日常交流,還是突發狀況處理,我都會充當他和其他團隊成員之間的‘緩沖器’、‘翻譯機’,這樣基本在我這里就能過濾掉一大半問題,工作協調、推進就順利多了。即便預估到一些問題,我會提前‘頂雷’先告之他,后面的‘處罰’也會輕一些?!?

“我發現跟他溝通是有技巧可循的”,H補充道,“就是得順著毛捋,你得先給他降火(緩解情緒),先表達對他意見的正確理解和肯定,然后再有理有據地展開討論,這樣他相對比較容易接受。因為他懂開發,懂業務,經驗豐富,所以直覺很敏銳,簡言之就是挑毛病特別準,特別靈。但他畢竟不是專業的程序員,對于開發的解決方案,并不是他所有意見都是正確的,只要方法正確,說服他并不是沒可能?!?

因為前面基礎打得好,現在H每天的工作基本常規化,突發狀況很少了,每周只要到上??蛻艄抉v場工作一兩天,其余時間都可以在家SOHO,一切自己安排。

其實,在軟件開發過程中,我們常常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客戶,雖然遇到“大魔王”的幾率不高,但“難搞”的、“不討喜”的人也是有的。無論多挑剔的客戶,只要是專業的、認真的,峻德信息的程序員都能用專業的技術、充分的耐心和業務能力“搞定”。

在峻德,很多優秀的敏捷工程師、項目經理、產品經理,他們的閃光點都不僅僅在技術,更重要的是在理念、在心態、在情商,在“軟”實力。H的抗壓能力強也許跟他的個人經歷有關,但透過“大魔王”的表象看到D單純的本質,學習他的優點,逐漸了解進而理解他,協調他和團隊成員之間的關系,保障項目順利推進,最終獲得他的信任,這絕對是H自帶的“調優功能”,也許這就是H自身升值最大的潛力所在。

挑剔的客戶是最好的老師

轉載: 微信公眾號 敏捷之美

時間:2022-05-20

在日常工作中,我們常常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客戶,挑剔的客戶往往會讓人覺得頭疼。但是,這種十分嚴苛挑剔的客戶,如果他很專業、很認真,也許就是我們最好的老師。給你痛苦多的人,往往會讓你進步很快,當然,他必須是專業、嚴謹的挑剔。

D是一家外資公司的項目對接人,公司主做廠房搭建、建筑設計,在中國區有分支機構和業務。H是在3年前進入項目的,負責軟件外包業務中PPCS系統的開發,這部分主要是宏觀的項目管控,另一部分EMP系統因為涉及不同的工程工地,更瑣碎一些,目前由他的同事Y負責,而D就是客戶方的外包項目負責人。

卡時間、卡質量、卡需求的大魔王

D是一位中年美國人,但不像平時我們常見的“老外”那么紳士、友好、禮貌,他的特點用H的話來說就是“對工作極度認真,特別執著,異常嚴格,不妥協,不通融。”這種軟硬不吃,對人對己標準都很高,凡事只認自己認為對的“死理”并堅決貫徹的工作狂,在職場上往往是令人聞風喪膽的“大魔王”。這種人一般擁有極高的專業能力,他們的目標是超越同行的,行為準則是不近人情的。

三年前,H剛來的時候,就聽說在他之前已經換了5、6個開發工程師了,原因就是他們不能讓D滿意。而D當初也找過別的軟件外包公司,最后還是回頭來找峻德,“那時候倒不是因為我們做得多么好,而是以他的標準,對我們雖然不滿意,但至少還在接受范圍內,其他家可能差得更離譜。他找不到性價比比我們更好的選擇了?!盌究竟有多嚴苛呢,可以概括為三個緊箍咒:卡時間,卡質量,卡需求。

一、卡時間

在D的要求下,敏捷開發是必須的!項目始終嚴格堅持一周一迭代的速度。而且對版本提交時間的要求非常精準。H說,最早的時候,一周5天,D要求每周五下午3點前必須“交作業”,因為他自己是5點半下班,他要求自己每周最后一個工作日的晚6點準時發布新版本的代碼,所以,要求H他們必須3點前交,并反復強調“晚1分鐘都不行”!

“一周5天工作日,至少有0.5天要商討一下本周做啥,完成哪些優先級的任務;最后至少需要1天來完成測試,那么滿打滿算留給開發的時間只有3.5天?!盚說,“要在3.5天內完成所有既定任務本來就很緊張了,這還是沒有任何突發事件和意外情況的理想狀態,而很少有哪一周沒有任何臨時插隊的意外情況,所以,那時候我們加班是家常便飯?!?

后來活兒多,人也多了,實在不好控制,D才把“交作業”的時間順延到每周五24小時內都可以。而這只是讓H他們的加班更加常態化而已?!澳菚r候天天真跟打杖一樣?!盚感慨道。

二、卡質量

如果說D對時間的要求是精確,那他對代碼質量的要求就稱得上苛刻了?!八麑Υa質量的要求可以說是我們壓力的核心?!盚說。D要求H他們提交的代碼絕對不能有錯,必須一遍過,如果不行,就立刻問責。而且,他還要求代碼必須簡潔、干凈,不許有錯別字,不允許有任何重復,更不能有任何bug,否則“零容忍”!

所以到后來,H他們干活兒都找技術最好的開發工程師,因為如果代碼質量達不到D的要求,后果會夢魘一樣讓人無法承受。

三、卡需求

D講需求,基本上就是一句話,無論口頭還是文字,都異常簡潔,一方面因為他的個性,一方面他也確實非常非常忙,所以格外講求效率?!八皇遣荒軠贤?,不讓提問,只是有一定的限度?!盚說,“如果你的問題很初級或不專業或離題太遠……他被問煩了,他輕則閉嘴不理你,重則找“組織”抱怨、投訴,絕不會不了了之?!币灾劣陧椖恐衅谶M組的一些新成員,好幾個僅因為不能理解需求,提問太多被投訴,沒人能獨立扛下D交待的需求,都要靠“資深”的H從中協調、翻譯、斡旋。

因此,可以想見當初H和Y他們工作的日常是怎樣的“魔鬼訓練營”:首先你要準確而迅速地了解D簡潔表述的需求;其次你要做得快,按時交作業;第三你還要做得好,不能出錯!這三個“緊箍咒”是同時套在頭上的,孫悟空才只有一個而已!

無論誰能同時做到這三點,無疑都是干活兒多快好省的業界精英了。所以,實際情況是,項目組里來來去去很多人,大多數都是不堪忍受,自己走的。只有H和Y一直留了下來。

無差別對待的大魔王

無論任何事,D只認他自己的規則和想法,永遠不會適應你,包容你,理解你,體諒你。如果你的想法和他的有沖突,想說服他,那你要有充足的理由、耐心和技巧。盡管贏面很小,也并非沒有機會,“最后只要他說‘that's fine for now’,就算是最大的認可了?!盚說,“一起共事這么長時間,從沒見他明確主動表揚過誰的工作,無論口頭還是文字。他不懟人就是‘天下太平’了。偶爾有幾次對個別工作細節的肯定,一只手都數得過來。沉默已是他最大的贊許?!?

H還記得在進組的初期,當時有段時間短暫地和其他外包團隊協同工作。友商團隊里有位女工程師,最后被D懟到懷疑人生,覺得自己不是做程序員的料,直接辭職轉行賣保險了。

組里另一位女工程師,很快被D懟到抑郁,以至H每天都要花時間充當她的情緒“垃圾筒”……她離職還給H發了一封長長的郵件來宣泄心中的憤懣。

這樣的案例不一而足。很多人最受不了D的,就是在他的“緊箍咒”下,當你覺得自己已經竭盡全力,足夠努力,做得足夠好了,可到他這里,都還不夠,仍舊很認真的挑錯、指責……沒有肯定就罷了,當人拼盡全力,得到還全是否定,一般人都熬不住,長此以往,除了崩潰就是離開。

這樣的“大魔王”是壞嗎?是從壓榨別人中取樂嗎?不是的,他是真誠的,他只是萬事較真兒,認死理罷了。他不只是對合作伙伴狠,而是對誰都狠,對自己也一樣,無差別對待。人都是情感動物,罕有人天生冷血。站在D的立場上,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極度理性,極度認真,缺乏共情能力和“人之常情”的孤獨的工作狂。他讓別人不舒服,難道他自己就舒服嗎?未必。他就是這樣一個人罷了。

在大魔王的歷練中成長

D這么容易制造“低氣壓”和“負能量”,簡直是“心靈雞湯”文中指明要“逃離”的人,大多數人也確實這么做了??蒆他們是憑借什么力量一路堅持下來的呢?

H略帶自嘲地說:“可能我有什么特殊體質吧,在遇到D之前,我的上一任老板也是這類人,比D更甚。所以我的抗壓能力可能比較強吧?!?

我問H,除了抗壓能力強之外,在與D的相處中,他還有什么心得?畢竟“大魔王”太難搞了,天天戴著三個“緊箍咒”,干活兒要多快好省,一般人光靠“忍耐”是難以為繼的。

他說他從D身上學到的就是做任何事一定要認真,高標準,嚴要求,盡心盡力做好,做完。雖然過程很痛苦,但痛苦的時候往往是你提高最快的時候。經過三年“魔鬼訓練營”的歷練,H已經從年輕的程序員成長為能夠獨擋一面的資深人士。他自己說,前兩年天天像打仗,現在的工作狀態已經“比較舒服”了。

原來,去年,D申請調離了中國區,客戶項目EMP部分負責人換成了一位比較和藹的印度人,而PPCS這部分,D離開時推薦H作為直接負責人,全權接手他的工作。這樣的信任和托付,對于“沉默即是贊許”的大魔王來說,簡直是無聲的最高褒獎,絕對的殊榮??!

“其實,D做事很有原則,有底線,他只是對工作過度認真,過于執著地堅持己見,他從來是就事論事,不會人身攻擊什么的?!盚說,“后來磨合久了,我越來越了解他的思路和行為習慣,很多事就好理解,也好化解了。他并不是‘沒有感情的工作機器’,他只是感性區間比一般人窄罷了。一旦你明白他的思路和原則,知道他感性的點在哪里,溝通就不那么難了?!?

H舉例說明:“還在磨合期的時候,確實發生過他腦子里想的是A方案,交待、溝通后,我們做出來的是B的情況,那是最讓他火大的,直接爆‘雷’……但后面磨合多了,我越來越懂他了,無論是需求溝通、日常交流,還是突發狀況處理,我都會充當他和其他團隊成員之間的‘緩沖器’、‘翻譯機’,這樣基本在我這里就能過濾掉一大半問題,工作協調、推進就順利多了。即便預估到一些問題,我會提前‘頂雷’先告之他,后面的‘處罰’也會輕一些?!?

“我發現跟他溝通是有技巧可循的”,H補充道,“就是得順著毛捋,你得先給他降火(緩解情緒),先表達對他意見的正確理解和肯定,然后再有理有據地展開討論,這樣他相對比較容易接受。因為他懂開發,懂業務,經驗豐富,所以直覺很敏銳,簡言之就是挑毛病特別準,特別靈。但他畢竟不是專業的程序員,對于開發的解決方案,并不是他所有意見都是正確的,只要方法正確,說服他并不是沒可能?!?

因為前面基礎打得好,現在H每天的工作基本常規化,突發狀況很少了,每周只要到上??蛻艄抉v場工作一兩天,其余時間都可以在家SOHO,一切自己安排。

其實,在軟件開發過程中,我們常常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客戶,雖然遇到“大魔王”的幾率不高,但“難搞”的、“不討喜”的人也是有的。無論多挑剔的客戶,只要是專業的、認真的,峻德信息的程序員都能用專業的技術、充分的耐心和業務能力“搞定”。

在峻德,很多優秀的敏捷工程師、項目經理、產品經理,他們的閃光點都不僅僅在技術,更重要的是在理念、在心態、在情商,在“軟”實力。H的抗壓能力強也許跟他的個人經歷有關,但透過“大魔王”的表象看到D單純的本質,學習他的優點,逐漸了解進而理解他,協調他和團隊成員之間的關系,保障項目順利推進,最終獲得他的信任,這絕對是H自帶的“調優功能”,也許這就是H自身升值最大的潛力所在。

下一篇:從外協轉變為“技術權威”和“系統之魂”
国产又黄又大又网站视频